本站首页 | 部门介绍 | 民主党派 | 无党派人士 | 党外知识分子 | 港澳台侨留学人员 | 民族宗教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统战动态>>正文
 
法制日报专访我校侯欣一教授:建言法治不怕得罪人
2017-03-10 14:50  法制日报法之春

建言法治不怕得罪人

个人简介:侯欣一,天津财经大学近现代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法律史的教学与研究,在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和中国近代司法制度史两个领域有一定造诣。兼任中国法律史学会执行会长、儒学与法律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教育部法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天津市法学会副会长等。

□ 本报记者 张维

思维敏捷、观察入微、见解独到、分析理性,一针见血的表达,总是能在瞬间抓住听者的注意力,让人为之一振。

每年的全国两会,他所带来的提案都回应了当下社会最迫切的诉求,其中许多已落地。于中国法治建设进程意义重大的设立宪法日、“税率法定”原则入立法法等,都与他密不可分。

他就是侯欣一,全国政协委员、天津财经大学教授,中国法治建设的积极建言者与砥砺推动者。

履职十年站位更高

每年全国两会期间,是侯欣一最忙碌的时候。除了参加全国政协的各项活动,但凡间隙,他总是被媒体记者所围绕。

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开幕前两天,《法制日报》记者就联系了侯欣一。记者拨打电话20多分钟,他的电话始终处于忙音状态。记者又给他发了短信,试图约个时间做采访。

大约10分钟后,收到了侯欣一的回信,7个字让人忍俊不禁:“赶快打。见缝插针。”

电话里,记者与侯欣一约定了采访时间:他抵京的第二天,即政协分组讨论第一天下午两点。

3月4日下午两点,记者到达他的住地。从大堂的电子屏幕上得知,下午的分组讨论是3点开始。原来,侯欣一将自己的部分午休时间留给了采访。

顺着指示牌,记者到达侯欣一的房间。两年未见,他与记者记忆中的印象相比并无变化,依旧儒雅大气,齐整利落,精神饱满,一点都不显疲惫。

这是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第十年。两届政协委员的履职经历,他除了保持学者的较真外,还有了新的视野,对中国法治建设的观察,他站位更高。

“在大学里教法学这么多年,接触公检法等实务部门也比较多,自以为对中国法治建设情况是了解的,给学生讲课时也挺有底气。但当了政协委员后,我才发现很多之前的了解都是想象。”

侯欣一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他作为全国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委员,有机会参与重要立法的论证会。

“以前总以为立法走到这一步了,一定是简单通过。没想到,立法涉及的各方会在利益表达上那么直接,彼此的冲突与博弈会那么厉害。”侯欣一表示,这种现象令他很振奋,因为“这是好事,只有各方利益表达充分了,才能制定出好的法律”。

对于中国法治建设取得的重大进步,侯欣一深有感受。“这些年出台的法律越来越多,立法质量也大有提升;行政执法也有很大改观,执法随意化程度大大降低;公民的法律素养在提高。中国法治建设进程的未来值得期待。”

心怀公心建言献策

他为成绩而欢欣鼓舞,却依旧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去发现与总结问题,思考对策建议并将其通过有效渠道反映给有关部门。

自2008年开始,侯欣一连续几年都带来建议设立宪法日的提案,终获采纳。

在立法法修改时,他也是“税率法定”原则入法的积极推动者。记者记得,2015年的全国两会上,他所带来的提案之一就是关于税收法定的。

“税收法定,应当是包含税收、税种、税率在内的法定。不过,在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前,把之前三审稿中的‘税率法定’给拿掉了。但代表委员没有放弃,包括会外的很多学者,一起通过各种努力,最终上会表决的还是之前的三审稿。几天的时间,发生如此的巨变,在我国的立法史上极为罕见。”侯欣一说。

这件事情让侯欣一进一步认识到,作为政协委员,只要想做事,只要没有私心,不顾及个人利益,很多事情是能做成的。

“对于有人说政协委员是花瓶,我对此是不承认的。”侯欣一说。

敢于担当仗义执言

接触过侯欣一的人都知道,他的“批评性语言”永远比“表扬性语言”多。他是一个敢说话不怕得罪人的人。

“你说话太尖锐了。”这是侯欣一在履职全国政协委员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话。

不过,侯欣一觉得,如果政协委员总是顾及情面,顾及私利,瞻前顾后,是不尽职的。在他和记者聊起的那些故事中,“良知”和“担当”这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极高。你总会听到,他质问这个,质问那个:“你们还有没有良知?”“敢不敢担当?”

的确,身负监督与建言职责的政协委员,时刻将良知记挂在心,把老百姓的诉求放在首位,仗义执言,才算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对于中国法治建设的未来,侯欣一向《法制日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建议:中国政府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主动推进法治政府建设的政府,但从长远看,单靠政府一己之力是不够的。现在我们开始讲究多元治理,正好发动包括社会组织在内的社会各界一起参与进来。

“我们还缺乏一个评估机制。现在的法治建设模式,往往是政府自己提出一个方案,然后埋头苦干,再然后,就是政府找一些人来做评估,有点自说自话的感觉。”侯欣一说,评估应引入公众参与机制,即组成人员的选择应向社会开放,通过透明、公开的程序确定人选。

“我们的法治建设从形式要件的层面来看,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但是,其背后的价值与内涵层面相对有所忽略,这应当是中国法治建设下一步努力的方向。”侯欣一说。

本报北京3月7日讯

文章链接: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70308/Articel05003GN.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上一条:民建天津财经大学支部召开学习贯彻中国民主建国会第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精神座谈会
下一条:深圳政协“委员五分钟”专访我校侯欣一教授
关闭窗口
 
· 民建天津财经大学支部召开学...
· 法制日报专访我校侯欣一教授...
· 深圳政协“委员五分钟”专访...
· 天津日报专访全国政协委员、...
· 天津广播、财新网报道全国政...
· 公众号转发全国政协委员侯欣...
· 财新网报道全国政协委员、我...
· 法制日报报道我校侯欣一教授...
· 人民网采访全国政协委员、我...
· 天津广播网采访全国政协委员...
· 中国经济新闻网专访全国政协...
-更多-

天津财经大学党委统战部 版权所有